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
微博/随缘居@Rudynail

一次OMEGA-7的收尾工作

██/██/████,机动特遣队OMEGA-7完美结束一次任务,正在进行收尾。

载着突破收容又被OMEGA-7捕获的SCP-███的车辆扬长而去。旋转的轮胎激起的灰尘聚了又散。

“你们快来!这里……”一名队员费力地挖开废墟的一角。

那一角破碎的瓦砾砖块之间,被厚厚的尘埃覆盖着的,是一只小巧的胳膊。

那边赶来几个人帮忙。

两个小时这里还是一座村落来着。

他身上还有着血,他自己的和SCP-███的。都是暗色的红,分不清谁是谁的。他孤身立在废墟的尽头,长发和残破的披风在风中有气无力地拉得老长。他脚下是污浊的灰,他头上是明净的蓝,便让他与那边的喧嚣隔绝了去。

“……是个孩子。”

刚刚被解救出来的是个三四岁的女孩,此时正伏在一名队员的肩上哭个没完。她的左臂被压得变了形,另一名队员正在为她紧急处理。看样子截肢是免不了的了,做好及时处理也许可以保住她的命。

“……尽快送到最近的医院吧……”

天空是一片依旧纯净深邃的蓝,像某个人的瞳。

好烦。

彼时的天也如现在一般的蔚蓝,但他总觉得还是那时候更蓝一些。

“长官,”一个队员向他走近,在恰当的距离停住,发出有些颤抖的声音,“要回去了。”

他回过头对上那人的眼眸,那人的神色便多了些慌张。

黑的。

虽不如黑曜石那般坚毅,却闪烁着生命的色彩。

似乎那边还有个孩子活着,他想。他懒得去思考一个孩子将怎样了无依靠地在这个虚伪的世界苟活下去,但不论如何,这份经历会让那个孩子更坚强。

就像他一样。

没有什么比刻骨铭心的伤痛更能加速人的成熟。

于他而言,不能信任自己爱着的人是一种痛苦。

“不行啊,她哭着找妈妈……”

哭声在他走向小女孩时停止。小女孩哭红的双眼睁大了看着他灰色的,了无生气的眼眸。

风吹起他的长发,煞是好看。

“大姐姐,你知道我妈妈在哪里吗?”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可以单凭头发长度和衣着来判断男女。

几乎所有OMEGA-7的队员都觉得大事不好,平民伤亡又会多加一例,还是在战斗结束收尾的时候发生的,追究起来责任都是他们的,这报告写起来可就棘手了。

他就那么走了过去,在抱着小女孩的队员的迟疑中接过了她,展出一个难得的微笑。

“你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临走之前把你托付给了我们,让我们照顾你。”他说。

“妈妈还会回来吗?”小女孩带着哭腔问。

“嗯,会的。”他抱着小女孩走向OMEGA-7特遣队专用车停着的地方,“等你养好伤,妈妈就会回来了。”

他把车门拉开,黑色的车漆映出身后无垠的天。他给小女孩一个肯定的笑容,关上了车门。

然后他转身,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对着身后的众人招手:

“愣着干什么,走了。”

几辆黑得像夜的车驶离,最后成为天边的几个小点,本该径直回到Area-25的车队将要在最近的医院作短暂的停留。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唯有那片蔚蓝始终如一。即使也曾有过乌云遮盖,它依然持续着用蓝包容这片罪恶的大地,让每一颗孤独破碎的心放下戒备安心去偎依。

那个人是只属于他的天空啊。

他明白。

虽然他不想承认。













-----------------

其实最开始只是想写写[小孩子把Able当成大姐姐]这样的小事 写着写着就变成了长篇大论 

想要表现Able[明明很想依赖哥哥却又强迫自己不能去信任哥哥 很想原谅哥哥但是自己逼迫自己不能原谅哥哥]的这种痛苦 

天空是Cain的瞳色

想写出[整篇下来一句哥哥都没有提到但是哥哥却贯穿了全篇]的感觉

这样多愁善感[?]的Able如果觉得OOC的话那也真是抱歉

评论
热度(22)

© Rudyna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