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
微博/随缘居@Rudynail

[???]One More...? SIDE???

“爱一个人能让人变得疯狂,尤其是当他怀疑能否得到这个人的时候……那份不安定会逼他发疯……”

“……你要知道有人拒绝表达爱意只是因为他知道他不会有结果,他脑内的自我厌恶和对所爱之人的疯狂爱恋将会把他撕碎。”她翻了个白眼,“您说您是Site-56的4级情报人员,所以您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

他点点头。

“Site-56就是因为那个人才建起来的,每个月那个人都会去Site-56做精密检查,来确定那个人的状况。您看,这就是爱而不得的人的下场……”

“您的组织竟然这么久都没有发现那个人已经病成这样。”

“你早就知道那个人生病了?”他问。

“当然。”她回答,“那个人从最初就是不完整的。”

“不完整……?”

“如果您也像那个人那样您也会懂。您发现您害怕的不是失去,而是拥有,因为它对您而言已经重要到让您无法负荷失去它的痛苦……所以,确实,您是害怕失去的。不过比起失去,您更害怕拥有。”

“按照你这个说法,我应该害怕拥有一份工作,因为我害怕失业——你也许不知道最近的失业率有多高。”

坐在她对面的男研究员叹了口气,推了推眼镜,一边敲着键盘地录入她刚才的话一边回应她。

他很认真,他告诉自己他必须立刻把她说过的每句话都刻印在电脑里,好似每个回荡在他脑中的字都会转瞬即逝。

她的眼眸是平静的红。

他知道她不会再说什么了。

和她对话就像是挤牙膏,你不问她什么都不会说。如果你一直问,她也什么都不会说。但是她一旦开始说话——从第一个字开始——对基金会来说,就已经是很重要的情报了。

就像是被抛弃太久的孩子,一旦有人过来同他玩耍——也许开始他还是不太积极的——但很快,他就会迷恋上这种有人陪伴的感觉。

她就是那个被抛弃的孩子。从很久以前就是。

所以基金会会不定期找精通心理学的研究员同她聊天,然后慢慢地,引出几个基金会真正想知道的问题。

她会解答,而且答案很明确。她给出的信息量比基金会的预想还要多。

基金会用这种方式从她口中得到了太多信息。

这次是他来执行这项任务。这将是他的最后一项任务。

他要结婚了,他将退出基金会,他将结束自己作为基金会情报人员的生活,他想回归正常的生活节奏。

找个新工作这件事让他头疼。在这个失业率这么高的时间辞职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他不想推迟这个决定。

坐在电脑前,看着被“审讯”的女人,他不禁开始思考,为什么是她,她甚至都不像是一个可靠的依赖对象。

他坐下,他们开始交谈,于是他慢慢懂了。

因为千疮百孔的心更容易被温暖,而且更不愿这份温暖流失。

所以,即使是吐露出禁忌的讯息,也要留住这份温暖。

温暖?不,只是被陪伴。他摇摇头。

像是感知到他想什么似的,她嗤地笑了。

“是的,你应该对此感到害怕……恐惧。”她说。

他沉迷在思索中,没有听到她的回答。

好像答案不对呢。

不,不仅仅是被陪伴。

是什么呢?她想要基金会的什么?基金会能给她什么?

她的眼眸是千万年前那片波澜不惊的红海。

看着椅子上端正坐着的苍白到极致的女人,他一瞬间有了答案。

深秋清晨带着白露色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她的身上,她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幽灵。

让她沉迷的不是被陪伴,而是这种被人需要着的感觉。

她被基金会深深需要着。

她知道。

即使她知道她被利用着,她却依然选择给予。

这是何等伟大的包容。

要知道她只是Lilith而已……

“那么,再见了,研究员先生。”

机械音没有一丝感情,像是轻描淡写地说着永别。

这让他些许的不安,但这不安的情绪又很快被任务完成的喜悦所代替。

结束了。

他长呼一口气,他看到他梦中的未来在向他招手。他将要整理这份谈话记录,然后呈递给他的上级,连同他的辞职报告。他知道找一份新工作很困难,但是他并不担心。毕竟他是哈佛的高材生,而且履历上还有为政府工作的经历——当然,没有写的那么具体,只写了是做文书工作。

他已经想好了,辞职以后他将会买下一套湖边小屋——他才不介意这是否真的会花掉四分之三他基金会情报人员生涯的积蓄——若干年后,他和他心爱的妻子将会坐在湖边看着他们的孩子绕着房子奔跑嬉戏,他的妻子依偎在他怀里。下午的斜阳温暖又鲜红,透过树叶打在他脸上,让他觉得慵懒而舒适……

没错,就应该是这样。他几乎不能抑制嘴角的微笑。

当他四天以后横尸街头的时候,人们甚至还能从他僵硬的嘴角发现些许微笑的痕迹。

又也许只是错觉。

下午的斜阳温暖而鲜红,像是血一样。

[本篇完]

-----------------------------

这一短篇可以当作OMC继续更新的一个预热吧,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继续更。

谢谢旁友们的不离不弃!

OMC的第一稿写到一半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写的东西视角太过独特,可能会使抱着“基金会永远都是正确的”,“基金会一直都是正义的代表”以及“基金会确实是保护人类的”这样观点的旁友感到失望。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反对基金会。

我只是借用基金会的设定创造我想叙述的故事。所以从最深处来说,我是爱着基金会的,不论在我笔下它看上去是什么样子。

评论(4)
热度(18)

© Rudynail | Powered by LOFTER